《疑案惊魂》主角瑾丘最新章节精彩试读免费试读_西蒙小说网

疑案惊魂

疑案惊魂 已完结

疑案惊魂

时间:2020-08-01 15:16:32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响当当 主角:瑾丘

《疑案惊魂》是响当当写的一本灵异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疑案惊魂》精彩章节节选:她注定是受到诅咒的人。为何死亡总会发生在她身边?他是来自黑暗中的幽灵吗?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?一次次的邂逅,一次次的挣扎,是美丽的开端,还是罪恶的终结?当层层迷雾被揭开的时候,他竟然是……  阅读之前,没有真相,您,准备好了吗?  (浪漫言情,不关乎鬼怪,纯属推理,以及精密的杀人计划~~~)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来不及细想,邵符歆急急地扑腾几下,呼叫了几声,然后嘴巴仿佛不由自主地猛灌了几口水,又呛了几下,最后直沉入水底——

碧绿色的水中,一张原本惊惶失措的小脸兀地一凛,一双锐利的杏目直盯岸边,同时她手脚并用,悄然地潜入芦苇丛里藏匿起来。

从她这个角度看去,岸上的情况一目了然。

没过多久,她看见江边陈捕头急急地飞身扑来,毫无防备的凶手被他从背后一掌劈晕,他三两下手势便把凶手捆绑得严严实实,然后又抓住绳子的另一头缠住腰身,紧接着便一头扎进水中,整串动作干脆利落,如行云流水。

到这时邵符歆原本绷紧的心才得以放松下来。

闪动的银光正是她和清花村唯一的官差,关河县县衙的副总捕头陈元枋之间,约定的信号,只要银光一闪,就证明嫌疑人落入他们的陷阱里。

既然凶手一直跟踪她,那么,就必然不会错失这个她独处的大好机会,而且这里环境偏僻,更加容易上钩。

令邵符歆难以置信的是,这个一直藏头露尾的凶手竟然是刘大杉!

说到刘大杉她其实也是前几天才听闻的。他是清花村家喻户晓的傻子,终日疯疯癫癫,人人都叫他刘大傻。三十出头,尚未娶妻。本来他也曾是村里一个杰出的少年郎,家底殷厚,满腹经纶,和陈捕头一样,都是同村少女倾慕的才俊之一。

但五年前,一场大火把他整个美好的人生都毁了,不但房屋财产烧个清光,连双亲也在那场大火中丧命。而他本人虽然侥幸逃脱,却毁了容,一半脸像粘了浆糊般缩成一团,本来姣好的五官如今变得惨不忍睹。

自那之后,刘大杉便终日语无伦次,好像三魂不见了七魄似的,有时几天不见踪影,有时又一直晃荡在大家面前,浑身破烂的衣衫因长时间没有洗换过,脏得像黑炭一样,并发出阵阵酸臭,同村的孩童无不欺之笑之。

但是,他又为何要谋害自己呢?试问她并没有得罪过他呀,这真是令邵符歆百思不得其解!

或者是和她一个月前的失足落水有关,她也只能这样猜想了。不过,到底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邵符歆正沉吟着,发现过了好一会儿了,为何陈捕头还没有来救她?

邵符歆疑惑地抬头,发现不远处一团红中带白的东西在水底飘来荡去的,似乎在苦苦挣扎着什么。定睛一看,原来是陈捕头在水底手舞足蹈地挥刀乱砍,好像要割断甚么东西一样。

邵符歆不敢游太近,只是悄悄地潜行过去。

只见陈捕头的右脚被水底杂乱交错的芦苇杆给缠住了,许是焦急过度,他越使力芦苇缠绕得就多,连腰间的绳子也不知怎的绕到了芦苇丛里去。

如今清花村全村人都知晓她不懂习水,恰恰她现时落水久矣,身为捕头的陈元枋何以不着急呢!此时,邵符歆心里也焦急起来!

如果游过去救人,她很可能就会因此被人怀疑,但是不救的话,整件事情又因她而起的,倘若陈捕头为此而丧命,她会后悔一辈子的!

而且,当时她提议这招引蛇出洞,陈捕头可是强烈反对过,认为这样做太过危险,只是无奈于她的执拗罢了!其实也不是她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她这样做,当然是信得过自己的游泳技术,这是她心底的秘密,任何人都不知道的。事先没有和陈捕头说明,是未免折外生枝。

如今,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眼看就要到达当初她向陈捕头保证的极限了,邵符歆依然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替他解围。

上次落水差点丧命,如今却水Xing极好,怎么才能说得通呢?邵符歆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!到时,她是水鬼附体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呀!

怎么办,怎么办?!

虽说陈捕头Xing格敦厚,但毕竟他也是当差探案的,倘若他以此来怀疑她的来历又该如何?!

邵符歆急得团团转,冷汗直冒,只见那头,陈捕头由原本的挥刀变为挣扎,邵符歆心底一凛,咬了咬牙,认命地潜了过去。

在陈捕头的极度震惊之下,邵符歆连浮出水面换气也省了,就直接潜到他的脚下。正预备好得费上一番功夫的邵符歆不禁皱起眉头,因为芦苇杆居然轻易就被她解开了。

是关心则乱才导致手忙脚乱的吗?邵符歆没多想,因为她的心正被深深的负罪感占据着,方才再犹豫下去的话,她可能就要变成杀人凶手了!

“符歆姑娘,你不是不懂水Xing吗?”一上岸,陈元枋劈头便问。

看!马上就怀疑她了!

看着陈元枋眼底那抹精光一闪即逝,邵符歆讨好般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露出一副自认为很可爱的笑靥,容企图迷惑对方,希望他放她一马,不要再逼问下去。

似乎这招真的有点管用,因为邵符歆看见陈元枋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下来,于是她立刻打蛇随棍上,低头认错道:“自从上次我差点淹死之后,我深深觉得生活在江边,如果不懂水Xing的话,实在是很危险的事情!所以从那次开始,我便偷偷练习泅水了。”说着,她粉嫩的小脸还闪出几抹泪光,神情好不可怜。

“但即使一个月天天连续练习,也不可能如此娴熟吧?居然不用换气?”

见陈元枋目光微闪,一脸疑惑地盯来,邵符歆立刻暗叫不妙。

他虽然平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却原来也不是个好糊弄的!

“……一定是我太担心了,所以、所以才激发了我体内的潜能!嗯,一定是这样!”邵符歆慌张地道。

“是真的很担心我吗?”

陈元枋似恍然又似疑惑地喃喃自语。不过,没过一会儿,他恢复了以往那个稳重憨厚的样子,有些不悦道:“我方才还以为你会……你知道我有多焦急。这个计划的危险Xing实在太高了,你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!”

“那个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,我偷习水Xing一事,连爹娘和长兄都瞒着……”说着,邵符歆摆出一副做错事后,乖乖认错的样子。

语毕,也不等陈元枋再分说甚么,径自走到疑犯身旁辨认清楚,因为她得赶快转移陈元枋的注意力,不想他过多地纠结于她熟悉水Xing一事。“陈捕头,我们现在要如何处置他?”

“……”

陈元枋没有搭腔,邵符歆孤疑地扭头,发现陈元枋居然一脸难色地杵在那里。

“……符歆姑娘,你知道刘大杉在村里举目无亲,孤苦伶仃。他也是一个可怜人。想必一定是误会了甚么才要加害于你的。倘若送官府,面对大人的审问,要他如何作答,最后也只怕死路一条,不如等我查个水落石出,再还你一个公道,如何?”

邵符歆知道陈元枋一直都有资助刘大杉,时常供他一日三餐,要他亲自把刘大杉送官府终究不忍。

而且,试问一个患有失心疯的人又怎会害他?如今邵符歆最怕的是,这个刘大杉可能只是一个幌子!

若真如此,那凶手就真可就狡猾之极了!邵符歆沉吟一会,半响才道:“嗯,也好!反正我目前也没有打算把他送官府。无论出于甚么原因,只要他不再来骚扰我就行。”当然,她这么说是另有打算的。

“嗯,你尽管放心!我将他锁在家里,让家母看守着,定必不会让他再跑出来害人。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我下昼就要出城办差了,你、你自个儿小心点。明日一早回来我带……天香记的芙蓉胭脂给你。”

啊?

仍然处于思考之中的邵符歆以为自己听错了,抬头一看,见陈捕头目光灼灼地盯来,心中不由一惊,这小子是否误会了甚么?第六感往往极准的邵符歆,突然感觉到了不妙。

“陈捕头,如果你这是替刘大杉向我道歉,那别破费了,你见我何时涂过胭脂?”

更何况,一个多月来,她与清花村的女子接触,多少都有听闻过芙蓉胭脂的大名。

据说芙蓉胭脂清香扑鼻,一抹立即红粉花飞,赛过杨贵妃,尤其是县城那家天香记出的,整个关河县只此一家,别个的都不正宗。

不过,天香记的芙蓉胭脂,在本村却是可望而不及的奢侈品,因为天香记有个规定,芙蓉胭脂每天只出售五十盒,售完即止。为买胭脂,一大清早,该店门前便有一大群丫鬟小厮在排队恭候了。

而从清花村到关河县县城,最快也得走上大半天,待有人从清花村出到县城,只怕芙蓉胭脂早已被抢购一空,县城的贵夫人贵小姐尚且供不应求,又如何轮得到她们这些深山沟里的村姑娘呢?当然,假如清花村有人肯花费昂贵的食宿费,第二天一早排队买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但问题是,一盒小小的芙蓉胭脂居然要价五两白银,简直贵得要死,以现时的物价水平来算,五两银足够他们邵家花销半年之多!这就不是清花村村民所能承受得起的。再加上,她也只不过才十四、五岁,正值花样年华之际,根本就不需要外物多余的修饰。

不过,倘若对方态度坦荡荡的话,她还可以接受,如今,眼看陈元枋耳根微红,神色羞涩,整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!

她绝对、绝对不能要啊!

陈元枋似乎一早就看穿她的心思般,下了最后通牒。“不管你用不用得着……我都会买回来送你的。就这样吧!”言毕,架起刘大杉便匆匆往回走。

“……”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

……这家伙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旅途愉快

编辑旅途愉快点评:

各位杀友,蜀得一龙,吴得一虎,魏得一狗,请问一狗指的是谁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疑案惊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