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向苍穹祈祷的风》主角呼唤红颜免费阅读小说免费试读_西蒙小说网

向苍穹祈祷的风

向苍穹祈祷的风 已完结

向苍穹祈祷的风

时间:2020-08-16 19:07:06 分类:玄幻 来源:落初 作者:空灵水 主角:呼唤红颜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空灵水的原创小说《向苍穹祈祷的风》,主角呼唤红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,书中主要讲述杀手的故事,断断续续,讲述的是一个亦真亦幻的心路历程。写手的故事,也苦也乐,记录的是一段难舍难分的爬格岁月。开心的故事,拿来和大家一起分享,个中真味却是冷暖自知。颠颠倒倒,模模糊糊,诸位无怪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11章古月昊

我想,老鼠一定是知道我的愤怒的,因为从纳兰静静哭泣的那一天开始,他就失踪了。

今晚他大概也想不到我会来这里暗杀一头小猪,所以他才会被我逮个正着,真是撞在枪口上了!

难怪这臭小子看到我的时候,想要逃跑的样子。

我很想继续欣赏老鼠惊慌失措的样子,但是我随即发现我想错了,因为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,老鼠很快镇定了下来。不但镇定了下来,我还发现他看着我的眼神很清澈,不像是那个畏畏缩缩,白天的时候根本找不到人在哪里的老鼠了。我在他的眼神里,居然看到一种小心翼翼的骄傲,一种苦大仇深的愤世嫉俗,一种大彻大悟一般的嘲讽……

老鼠不是老鼠了,他的眼神那么丰富,那么透着一种倔强的悲哀。

他知道,我不会放过他……

可是,我却觉得有些动摇了,要不要真的杀了他?

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天了,我当初的火气被磨得差不多了,再说纳兰静静其实没什么损伤。

我记得那天她哭哭啼啼地,我费了半天劲将她安抚下来之后,她居然问我什么是爱情……

什么是爱情呢?

那个时候我就是抬头看着月光,想着这个问题,就像我现在抬头看着月光想要不要杀老鼠一样。

我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,开始的时候是在想要不要杀老鼠,忽然又想起了纳兰静静,想起了那首诗。

“Chun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Chun江无月明……”

这首诗歌很长很长,叫做《Chun江花月夜》。纳兰书生曾经画过一幅画,朦朦胧胧的一幅月照寒江的图景,拿到鬼街上去卖。

我就是在那时候学会这首诗的,我缓缓地把这首诗背出来,我告诉纳兰静静,这就是爱情。其实我也不懂那是不是爱情,可是当时的那种情况下,我觉得那首诗歌很宁静。可以像一首安静的乐曲,让可怜的小丫头安静下来,然后安静地去睡觉。

纳兰静静很细心地听着这首诗歌,然后告诉我说,她不懂。

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

纳兰静静小声地背着这首诗歌,我想这首诗也许是写墨颠上那座琉璃观的。但是琉璃观没有枫树林,再说一个小孩子家怎么说出那么专业的动词来了呢。

莫非,江南的女孩,也是成熟地很早吗?

纳兰书生笑抽了,他告诉我此坐爱非彼**也。

哦,原来是杜牧写得《山行》——和爱情有什么关系呢?

这叫“荤段子”。

纳兰书生果然很博学,他不但读了圣贤书,而且连圣贤书的流氓用法也知道。

只是我知道了老鼠怎么欺负了纳兰静静,纳兰书生却不知道,因为我没有告诉他。

我也没有再和纳兰静静说过这件事情,我只是想悄悄了结这个事情。

不管怎么说,老鼠都猥亵了儿童,我必须教训他,给纳兰静静一个公道。这个公道就在这一刻了结,没有更合适的机会了。

但是,怡红院已经被惊动了,我也不好随便出手,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打架。

龙雪小猪临死的时候,其实应该感觉不到痛苦的,但是老鼠在追龙雪小猪的时候把它惊得叫声连连。所以,这样一来就引起了无数人的起身,这其中自然包括那个敏敏郡主。这郡主一身月白的睡衣,和Chun天里的火红形成了一种对比,在这皓月当空的时候,有了一种很弱的娴静感觉。

很奇怪,这个北方胡族的郡主,怎么会这么流连于江南。但是江南的风水,确实滋润了这个塞北来的女子,将她浸泡的多出了一种水灵。不过,同样来自塞北的我却知道,江南的Chun水还是融化不了敏敏郡主地本Xing,她即使在江南呆的再久,也是一头母老虎。

所以,我看到了敏敏郡主很干净利落的出手,她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她的龙雪死了。她从怀中抽出了一根很精致的软鞭,然后软鞭悄无声息地抽了过来,鞭梢会精确地点在老鼠的手腕上。然后把他缠起来,然后把他拖过去,然后——一根拂尘探了进来,结束了我的幻想。

“剑蝶风,有本事你就直接朝本郡主动手,杀一头猪算什么男人!”郡主一边动手一边娇声呵斥。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老天有眼,我忽然觉得今晚的月光很美丽,我忽然觉得怀中的非叶像是一个仙子。我忽然觉得,我已经不用再纠缠于江湖,因为所有的目的在这一刻都有望达成!

什么叫做新仇旧恨,我想就是我和剑蝶风这样的。不是我想杀他,实在是这家伙一次次亵渎我的尊严。最先是我的笔记,然后是纳兰静静……

其实猪是我杀得,但是我一来一回的动作很流畅,此刻站的距离实在有些远了。再说既然对方是剑蝶风,那么一个小贼的名声,自然比我要臭一些。更重要的一点是,我和郡主有一面之缘,并且那个时候我和水王在一起。因此,没有看到我出剑的郡主,自然就把剑蝶风列为了怀疑对象。

要知道,我在江南从Chun天待到夏天,只有我和敏敏郡主两个人叫老鼠剑蝶风。其他人甚至不叫他子鼠,而是叫他老鼠。

难怪今晚的月色如此明亮,难怪今晚的运气如此暴涨,原来剑蝶风在我的面前。可是,我不懂的是,剑蝶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有他为什么要追杀一头猪。我明白的一点是,我的笔记还在剑蝶风的手里,剑蝶风只能死在我的手里。而且,从刚才剑蝶风追猪的动作来看,这个人轻功很有两把刷子。看来在没有见面的十几天里,这小子居然武功大进了,江湖真是一个造就高手的地方。

我想,剑蝶风和敏敏郡主会打起来,只要他们打上两招,我就会插手。这样一来,我又有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——可惜这个时候,怡红小厮出现了。

怡红小厮手里拿着一个拂尘,他的拂尘很随和地插进了斗局之中,于是战斗就停止了。这丫的根本就不会武功,可是他只是一伸拂尘,两个原本还在动手的人,就悻悻的罢斗了。

因为这里是怡红院,墨颠的怡红院——传闻中,默琉璃就是从这里发出的。

“空灵水?”怡红小厮居然认得我,“少侠半夜来此,莫非是和非叶有约吗?”

原来怀里的小丫头叫做非叶,一直这么懒懒缩在我怀里,不敢看剑蝶风和敏敏郡主打架的小姑娘。

“正是,非叶姑娘托我捎给她一副画,因此上在下冒昧星夜来访了。”我从袖中取出一个卷轴,“小哥,这位剑蝶风于我有些过节,可否将他交给在下?”

“观中乃是尘外,江湖中的事情,还是在江湖中去解决吧。”怡红小厮道貌岸然地说着,“剑蝶风,你以为如何?”

“哼!”剑蝶风看看我,“正想和这位空灵水切磋一番!”

“如此,你二人便可定下日期,我也算是个见证。”怡红小厮说道,“空灵水,虽然我等并无什么想法,但你也该放开非叶姑娘了吧。”

“呵呵,如此良辰美景,佳人如玉,我怎么舍得。”我看着这怡红小厮很不爽,“非叶姑娘,可要看看这幅《陪君坐待繁华尽》?”

我想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觉得Chun江花月夜是一首情诗了。因为这一刻,我像是某人附体一般,娓娓酸了一把。

“江流天地老,Chun来古月昊。几回泛轻舟,笑弄碧海潮。船头浪花飞,船尾佳人笑。何处有江湖,结伴共笑傲。”我打开画卷,是一个女子的背影,嗯,又是背影,“是花本非叶,岁岁颜如雪。不爱世间俗,品君洁如月。漫漫长相思,耿耿痴情夜。东风送我一片柳,留待何时别?”

我怀里居然藏着一片柳叶,我什么时候在怀里藏了一片柳叶的——真是太应时应景了!

苍天呐,原来我是个湿人,看着一个美女的背影就能来一首湿!

背影,我爱死你了,谁会知道你的原型其实是敏敏郡主!今晚的月亮,好圆哪!

我想不但是我觉得不可思议,连其他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,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学着纳兰书生酸了一把。真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啊!

非叶傻傻地看着我,月光照射在她的眼睛里,那一双眸子里有着迷茫懵懂的光芒。纳兰书生说,诗歌是一种魔咒,没有女孩能在爱情的是个面前清醒。

看来,非叶就中了我的魔咒,在我忽然喷发的诗歌面前,她只有乖乖地发傻发痴的分。

古月如歌,用清辉在非叶的脸上奏着曲子,这曲子如同最美妙的女儿红。我发现,非叶其实很美丽,尤其是在月光下发傻的时候,尤其是那双眼睛里砰砰泛着心动的时候。尤其是她身边还有一头小白猪,让我想起来她跌落的时候,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的时候。

反正总之,我画了一幅敏敏郡主的背影,我把它送给了这个月夜里落进我怀里的女孩手中……

我知道,月光见证,我的江湖漂泊已经结束了。

接下来,我要交涉一下剑蝶风的事情,看看能不能把这件事情比较圆满地解决掉。

我抬起头来,看到了一种讽刺的目光,这目光仿佛一道清泉让我心里凉津津的。

敏敏郡主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她的目光还是那么锐利,一眼就能看出来我这幅画的底细。

“怡红小厮,看来本郡主是等不到这一顿酒宴了。”敏敏郡主微笑着,“水水,帮龙雪报仇,可以吗?”

“呃,哦。”我点点头,看着这个女子远去,忽然觉得她似乎和我相识了几千年一般……

相关内容推荐:

柠檬绿茶

编辑柠檬绿茶点评:

《向苍穹祈祷的风》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,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,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。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,了解多一些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玄幻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向苍穹祈祷的风